香港服务器

上百个法案被阻,40万老人没法领津贴…这些年,立法会乱象害苦了香港

  原标题:上百个法案被阻,40万老人没法领津贴…这些年,立法会乱象害苦了香港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白云怡 陈青青 胡雨薇】不久前,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曾言,自己对未来香港立法会扮演的角色有三个“期待”:一是能把香港各界民众的诉求带到立法会,二是履行基本法下修订法律、审批拨款等宪制职能,三是监督行政机关工作。

  很多人或许并不完全知道,林郑月娥这“三个期待”的背后,是多年来香港立法会恶意“拉布”、为反对而反对、几近瘫痪的乱象现实,而这更导致多项涉及特区民生提案和拨款迟迟无法通过。《环球时报》记者整理过往资料发现,2014年到2020年间,在部分激进反对派议员的阻碍下,上百个涉及香港社会民生的法案被延期,迟迟无法通过,其中涉及医疗、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等各个方面。

上百个法案被阻,40万老人没法领津贴…这些年,立法会乱象害苦了<a href=香港“>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资料图)图自澎湃影像

  拉布、流会、耍流氓...揽炒派议员常用的三个“烂招”

  为扰乱立法会的正常运转,香港的激进反对派议员们最常用的手段是恶意“拉布”。“拉布”是政治术语,指议员故意以马拉松演说等方法阻挠议事。1957年,美国参议员瑟蒙德连续演说24个小时以拖延民权法案通过,创造了史上最长的“拉布”记录。尽管在其他国家和地区,这个“赖招”已经很少被使用,但在香港的立法会中,一些激进的反对派议员们却仍然频频用它兴风作浪。

  据港媒报道,在香港立法会早年没有“拉布”的年代,财委会平均用1.12小时审议一个项目,但近年增至3.21小时,个别项目经历数十小时审议才通过,主要原因就是不断有人制造恶意“拉布”。

  “制造流会”也是一个反对派经常使用的手段。据统计,在2016年至2020年立法会会期内,议员要求点算法定人数501次,耗时约87小时,因法定人数不足而流会14次,损失约73小时会议时间。直至因疫情而延长的2020至2021年度,在揽炒派议员离开立法会后,立法会终于可以重回正轨。过去一个年度共通过了46项政府法案,比过去几届每年平均通过约20项,多出一倍以上。

  反对派用上述两种手段阻挠立法会正常运转的最典型的案例之一是2019年-2020年间的内务委员会主席的选举。这“修例风波”之后,反对派议员在立法会内更加嚣张,原本10分钟能结束的内务委员会主席选举过程,竟耗时6个月、历经17次会议都未能完成,原因就是原内务委员会副主席郭荣铿和其他反对派议员的故意拖延,而这也导致多达14条法案不能及时审议,超过80条附属条例在修订期限前无法跟进。对此,行政长官和社会各界都表示担忧和不满,有40多名建制派议员发表联署声明,谴责郭荣铿。

  某些反对派议员们还有更下作、甚至可用“耍流氓”来形容的手段:为阻挠立法会正常运转,一些反对派议员曾在立法会扔出腐烂盆栽的“臭弹”与不明液体的“臭水”,导致会议暂停,刷新外界对其手段的认识下限;2019年11月6日,特首林郑月娥按计划发表任内第三份《施政报告》,但当她步入议事厅时,原本平静的反对派议员突然戏精附体,手持标语跳起来大声叫喊口号,某个裙装女议员甚至不顾观瞻站在桌子上叫嚷。受到多次阻挠后,林郑月娥最终离开大厅。这也是1997年后,行政长官首次无法在立法会发表报告。

  上述种种乱象,“泛民”内部一些人士都已看不下去。前民主党创党成员、香港前立法会议员狄志远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过去相当长时间里,立法会充满了对抗性的气氛,“像是打仗”,且政治立场决定一切——即使特区政府推动的一些项目有利于特区治理,反对派也会故意阻挠,这导致双方关系日益疏远恶化,香港诸多问题得不到解决。“如果立法会未来继续成为一个政治战场,香港的前路将会非常艰难。”

  老人拿不到津贴、行业被迫裁员、浪费大量公费...那些年,立法会乱象作的“恶”

  在过去这些年中,立法会的乱象已深刻影响了香港的社会、经济和民生治理,使许多民生改革措施在推动起来举步维艰,受损最大的还是特区的普通民众。2012年,香港政府推动“长者生活津贴计划”时,获得近八成香港市民的支持,却因反对派“拉布”而未能通过,逾40万符合规定领取津贴的老人因而蒙受损失。

  反对派“瘫痪”立法会的行为还引发过“裁员潮”。据《大公报》2015年报道,立法会的恶意“拉布”令多项基建工程“半生不死”,承接政府工程顾问合约的大型建筑师楼与承建商首当其冲,有大型承建商裁员200人,也有大型建筑师楼裁员20%,大学建筑系毕业生就业也更加困难。建筑界业界一度形容称,该行业正面临金融海啸后最严峻的困境。

  一些事关香港前途的政策也因立法会无法正常运转而被耽误。还是2015年,香港要成立创新及科技局,就曾因“拉布”无法拨出款项。据当时香港媒体计算,创科局拨款只需3500万元,而当年“拉布”浪费的费用就早已超过这个数目。

  除了故意推迟拨款、让政府有钱不能用,立法会的空转和内耗也在消耗大量公帑。在2014年和2015年中,香港医管局、教资会和立法自己都因“拉布”而被暂停发放资助金,不得不动用储备金。2013年,医管局不得不提早赎回部分定期存款以应付医院日常运作,少收了约1000万元的利息收入;2014年则损失利息过百万元。立法会秘书处及议员每日平均总薪酬津贴为255万元,等于每“拉布”一天,就有200多万元打了水漂。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傅健慈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香港立法会乱象从2014年“占中”起日益严重,耽误了很多民生经济决定,特别是在2019年和“黑暴”期间,反对派议员对立法会的议事秩序的破坏愈发变得经常性,暴力阻碍、恶意拉布、无理抵制和否决,让立法会彻底变成一团糟,根本无法正常运作,更拖垮特区政府施政,令许多举措推行起来举步维艰,不仅使市民的生活无法得到改善,也破坏了香港国际大都市的形象。

  没了“揽炒”,立法会在过去一年上交漂亮“成绩单”

  香港特区第六届立法会任期原本至2020年9月30日届满。由于当时香港疫情严峻,特区政府去年7月31日决定将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举行,揽炒派议员因此离开立法会。但没有了他们的恶意阻挠,这一年来,香港立法会反而重回正轨、运作高效。

  公开资料显示,在延任的一年中,第六届立法会完成审议所有须立法会审议的法案,这也是自2008年第三届立法会完结以来首次在立法会会期中止时没有法案未能获得处理,时隔13年终于再现“告别议案”辩论。在这届立法会,特区政府共提交128项法案,当中124项获通过,比过去两届只通过80多项法案多出约50%。

  其中,立法会财务委员会在该年度通过了120项拨款建议,涉及承担额约3282亿港元,多项拨款涉及改善民生和抗疫等市民切身利益。审议每一个项目平均所需时数,与过去四个立法年度相比下降约71%。

  傅健慈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未来的香港立法会应是汇集来自不同的政团、专业、背景及立场的、才德兼备的代表,以客观、理性、务实的态度议政,监督政府,积极为民生经济议题发声,解决社会深层次的矛盾。只有这样,才能真诚地为市民服务,为香港谋求福祉,也才能使香港真正融入国家发展大格局,确保“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

上百个法案被阻,40万老人没法领津贴…这些年,立法会乱象害苦了<a href=香港” />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香港服务器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墨轩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