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服务器

华尔街新规收紧,滴滴启动在美退市“回流”香港,分析人士:美正在压缩中企发展空间

【环球时报饺子 青木 辛斌 白云怡 胡锦洋】距离正式登陆纽交所仅过去5个月,滴滴出行3日发布重磅消息:“经认真研究,公司即日起启动在纽交所退市的工作,并启动在香港上市的准备工作。”滴滴在美国几乎是“上市即巅峰”,如今市值已经缩水逾40%。西方媒体又借机渲染称,滴滴的决定与中国政府的一系列监管行动有关,北京要借此敲打其他“不听话的大型科技企业”。但这些媒体却淡化信息安全对于国家安全的重要性。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分析师看来,滴滴宣布纽交所退市、在香港上市说明了中国监管行动兼具严肃性和包容性。正在压缩中企发展空间的恰恰是美国。当地时间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宣布新规,要求外国公司提供审计底稿供美国检查,否则可能在3年内被纽交所和纳斯达克摘牌。外媒称,这可能影响200多家中企。

华尔街新规收紧,滴滴启动在美退市“回流”<a href=香港,分析人士:美正在压缩中企发展空间”>

外媒:滴滴想在3个月内完成在香港上市

“对于滴滴的投资者而言,现在最大的谜题是弄清楚该公司要如何操作退市”,美国彭博社3日如是评论。一名消息人士对路透社披露,滴滴的目标是在3个月内完成在香港上市,并在明年6月前从纽交所退市。

据《华尔街日报》3日报道,退市的一种途径是私有化,即买断公开市场投资者所持的股份。不过滴滴在2日发布的一份英文新闻稿中称,在美国交易的证券将确保转换为该公司在另一家证券交易所“可自由交易的股票”,并说“公司将根据必要程序,于未来适当时间召开股东大会对上述事项进行表决”。有分析称,这表明,滴滴采取的可能并非是私有化方式,它将在美股和港股之间直接通过转股的方式来完成转换。“这样滴滴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为退市支付巨额回购资金。”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

路透社3日回顾说,6月30日,在美国的首个交易日结束后,滴滴的估值达680亿元,但截至12月2日美股收盘,其市值仅为376亿美元。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3日称,滴滴股价暴跌与中国政府近几个月来对其展开一系列监管行动有关。

7月2日,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宣布对滴滴出行实施网络安全审查。两天后,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通报称,根据举报,经检测核实,“滴滴出行”App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相关规定,通知应用商店下架“滴滴出行”App。7月9日,国家网信办发布《关于下架“滴滴企业版”等25款App的通报》。一个星期后,国家网信办、国家安全部、自然资源部等七部门进驻滴滴出行,开展网络安全审查。

英国《金融时报》还提到,中国监管部门本周二宣布了旨在管控网约车行业的新规则,包括限制企业对每笔订单的抽成比例,敦促它们为司机提供保险等福利。

戏剧性反转?

部分西方媒体一如既往地借题发挥。CNN称,在北京眼中,滴滴是“不听话的大型科技公司”,“中国政府正努力控制这些公司”,滴滴因此成为这方面的“典范”。《华尔街日报》则将滴滴纽交所的退市决定形容为“戏剧性反转”。

但在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国友看来,从美国退市、在香港上市是滴滴的“必然选择”。“这家公司当初选择在美国上市就很尴尬,因为其绝大部分业务都在国内,掌握了大量对相关行业和个人信息而言都非常重要的数据,而数字安全是跟国家安全直接挂钩的,政府出于相关考虑肯定会做出限制,这是无可厚非的,”宋国友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现在不光美国讲合规,中国也讲究合规”。

瑞士《新苏黎世报》3日称,中国已经知道更好地管控国家数据安全风险。2020年,滴滴在中国占据九成的市场份额,有3.77亿用户注册滴滴的应用程序,司机约1300万名,所有这些个人及其交通数据都包含敏感信息。

陈礼腾认为,滴滴一事恰恰体现了中国监管兼具严肃性和包容性。“我们的监管行动没有将该公司彻底否决,而是通过督促整改的方式,允许其正常发展。一旦滴滴能挺过这次‘锤炼’,平台合规性将进一步完善、更加成熟,它也能获得真正的益处。”

路透社引述分析人士的话说,滴滴的计划将对大型科技股未来上市的选址决策产生明显影响。宝新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郑磊认为,A股、港股的容量和吸引力已越来越大,出于关键战略资源的安全性和监管方面的考量,在海外上市的龙头公司回归中国上市是大势所趋,“有些公司已经完成在香港二次上市,有些未来可以考虑直接回A股上市”。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自2019年年底以来,有十几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寻求在香港上市,比如阿里巴巴和网易。

美方颁布新规,中企将集体退市?

不过新加坡银行货币分析师辛莫祥对路透社说,相关消息仍“带来一些不确定性担忧”,因为美中整体局势如何影响尚未可知。3日,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股价一度下跌逾5%,哔哩哔哩股价缩水逾6%。美国Axios网站3日声称,这“反映出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正如何渗透到资本市场”。

令国际舆论有此担忧的还有美方的一个新动作。据彭博社报道,当地时间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宣布一项新法律的最终计划,要求外国公司提供审计底稿供美国检查,否则可能3年内被纽约证交所和纳斯达克摘牌。SEC主席根斯勒在公告中称,有两个司法辖区一直没有与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合作并接受检查:中国内地和香港

“这是中美两大经济体在金融领域争斗的最新进展”,彭博社称,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的去年12月,两党在国会采取一致行动,要求中国企业公开账本,同时要求SEC对不遵守的公司制定规则。

外媒今年7月曾称,SEC暂停处理了中国企业的IPO申请,并正在制定新的指南,要求在美上市的中企披露北京方面“监管打压”的风险。《日本经济新闻》说,随后8月中国企业在纽约上市的数量为零。

路透社称,SEC的新规定可能影响超过200家中国企业,导致它们被美国交易所摘牌。“如果中企集体退市,那么这对美国证券行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也就是说,其产生的影响是双向的。”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何伟文3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即使我们失去了美国这个市场,但中国内地现在开放资本市场的步子越来越大,美国投资者非常踊跃。另外香港的国际资本投入也有所增加,欧洲各大股市也没有对中国企业关门。也就是说,若中企大规模从美国退市,那么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

“现在是美国的政策发生了变化,让原来中国企业上市的空间缩小了,”宋国友对记者说,“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其实更多考验美国的智慧,因为是他们的政策不确定性导致的。”

“滴滴从美国退市发出一个信号:中国不再需要华尔街”,《纽约时报》3日以此为题报道称,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拥有充足的资金,吸引更多外资也没有什么问题。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