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服务器

印度毒霧年復年 「無用工程」下新德里治霾無期

11月4日印度迎來一年一度的排燈節(Diwali,印度教中慶祝光明驅散黑暗的節日),但第二天早上,新德里民眾醒來就發現置身在厚重的霧霾之中。持續不散的霧霾迫使政府不得不在取消封鎖的短短兩個月內再次讓學校關門、讓僱員在家上班,毒霧更令入院及求診人數激增。

5日,首都24小時平均空氣質素指數(Air Quality Index, AQI)達到463(最高值為500),南郊的諾伊達(Noida)空氣質素指數則達到475,如此高的數值意味着無基礎疾病人士的健康也會受害,有基礎疾病人士則受害更深。在前一日的排燈節,大量民眾違規燃放煙火、炮竹後,新德里的空氣中PM2.5的平均已經達到了每立方米706微克,超過世界衛生組織所設的安全標準(每立方米5微克)140倍。

醫院內,因為胸悶、咳嗽等呼吸道疾病前來求診、甚至入住深切治療部的患者激增,市內的Max Super Speciality Hospital醫院,在短短7至10天內來看診的兒童患者數量達到往常三倍。在街頭,幾百米外的地標性建築幾乎無法識別。即便身處家中,民眾仍需佩戴口罩。

2021年11月16日,攝影師在拍攝新德里的胡馬雍陵(Humavun’s Tomb),但在霧霾下連其剪影都難以一見。(Reuters)

龐大、昂貴且「無用」的空氣淨化塔

這一場景對於新德里居民而言幾乎見怪不怪了。每年這個時候,印度北部的農民在冬天到來之際燃燒田裏的秸稈,好讓重新耕種;嚴重的工業和交通排放遇上冬天大風、乾燥的天氣便容易形成冬季霧霾;民眾無視政府或是最高法院下達的演化炮竹禁令,導致冬季毒霧問題急劇惡化。

去年新德里於11月創下AQI 488的新紀錄,前年則在11月初則錄得AQI達484。面對如此高危的、持續的空氣污染問題,新德里政府去年在最高法院的一紙法令下,花費一萬美元(約合7.8萬港元)建造了一個高6米餘的龐大空氣淨化塔,當地媒體報道指該塔可以過濾吸入的氣體當中的有害物質,淨化接近80%,輻射範圍約在周邊500到750米之間。

但幾乎沒有證據顯示這座空氣淨化塔能夠給新德里空氣質素帶來改善。

2021年11月15日,新德里一處住宅區有男孩在放風箏,當局因應空氣污染問題嚴重,讓學生無限期停課。(Reuters)

根據新德里一家非牟利政策研究所「能源、環境和水理事會」(Council on Energy, Environment and Water,CEEW)估計,鑑於新德里的城巿規模和污染程度,該市需要250萬座如此規模的淨化塔才有效,如此算來,整個項目可能需約250億美元。來自另一家倡議組織Care for Air的Lavakare認為,這些塔未經測試,價格昂貴,而且在其他國家的應用已經失敗。

此外,去年一月五名科學家訪問該塔,更發現在離該塔稍遠的地方,其PM2.5顆粒的含量甚至低於靠近它的區域。

但今年,第二座更高、更貴的空氣淨化塔在德里市完工。工程師表示該塔將有25米高、每秒鐘可過濾1,000立方米的空氣,輻射範圍約為一平方公里,工程成本約為200萬美元(約1,560萬港元)。CEEW的Karthik Ganesan早幾個月接受法新社採訪時表示,這個工程是「徹底的浪費」,「現在納稅人的錢已經花光了,讓德里成為所有其他印度城市的測試案例……以確保其他城市不會在此負擔不起的想法上花錢。」

新德里第一座、六米高的空氣淨化塔:

India's first Smog Tower READY! 🇮🇳🤩

CM has reached Connaught Place to inaugurate it!

— AAP (@AamAadmiParty)

新德里居民恐折壽十年

今年,芝加哥大學能源政策研究員發佈的報告顯示,世界上空氣污染程度數一數二的首都新德里,其居民的壽命或因空氣污染減少10年,這數字比去年該機構報告預估還增加了一年。更新的報告顯示:「如果(空氣)污染降低至符合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標準,新德里居民的壽命可能增加十年;如果降至符合印度的(空氣質素)標準,居民壽命則增加七年。」

報告還指出,印度全國來看,空氣污染的問題可能減少了印度40%的人口(即5.2億人口)的壽命。

2021年10月27日,通勤者在印度新德里的一個人群密集、煙霧瀰漫的街區穿過。(AP)

嚴重的空氣污染促使印度最高法院在上周三(17日)介入管控,要求政府所屬的空氣質素委員會( Commission for Air Quality Management)立刻採取措施降低污染,委員會隨後關掉新德里周邊五間燃煤發電站,禁止運輸非必需商品的卡車進入城市,並暫時中止了城市及其周邊衛星城的大多數建築工程;學校亦遭無限期關停、重回線上授課,至少一半的政府員工開始在家上班。

新德里政府擬緊急調用1,000輛天然氣驅動巴士、並擴大既有地鐵線路和巴士的載客量來減少民眾以私家車出行,但疫期社交距離要求亦影響了相關成效。

民調專家、社會活動家Yogendra Yadav表示:「可悲的是,無論是中央政府還是德里政府,都沒有任何(解決空氣污染的)政治意願,兩者都在危機裏互相指責。甚至連大眾看到的些微行動,都是在環保人士和最高法院壓力下才展開的。」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